女社长的背叛代价中文

女社长的背叛代价中文

附∶古方治虚寒喘嗽、腰腿酸痛,用胡桃仁二十两烂研,补骨脂十两酒蒸为末,密调如饴,每晨酒服一大匙,不能饮者热水调服。盖当仲景时,人之治温病者,犹混温病于中风、伤寒之中,于病初得时,未细审其发热不恶寒,而以温热之药发之,是以汗后不解。

服至旬余,咳嗽全愈。一人年二十五六,素多痰饮,受外感,三四日间觉痰涎凝结于上脘,阻隔饮食不能下行,须臾仍复吐出。

下利减芍药者,以其苦降涌泻也。若脉象分毫无热,且心中不觉热者,愚恒用大黄细末、肉桂细末各六七分,用开凡气味俱浓之药,皆忌久煎,而大黄尤甚,且其质经水泡即软,煎一两沸药力皆出,与他药同煎宜后人,若单用之开水浸服即可,若轧作散服之,一钱之力可抵煎汤者四钱。

而血止之后,月余不能起床,身体酸软,饮食减少。 至肝为外感所侵,其疏泄之力顿失,致脏腑中之气化不能传达于外,是以内虽蕴有实热,而四肢反逆冷,此所谓阴阳之气不相顺接也。

盖伤寒定例,凡各经病证误服他药后,其原病犹在者,仍可投以正治之原方,是以百零三节云,凡柴胡汤病证而下之,若柴胡证不罢者复与小柴胡汤。其胸满者胸中大气因营卫闭塞,不能宣通而生胀也。

其能入营由于甘中有辛,惟其甘守之力多,得生姜乃不至过守;生姜辛通之力多,得大枣乃不至过通,二药并用所以为和营卫主剂。大黄∶味苦,气香,性凉。

Leave a Reply